过桥事件后九江书记再发声:隔离的是病毒 不是人员


2020年2月17日,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接到县卫健委下发组建支援湖北护士医疗队的通知后,立即在全院进行动员,不到2小时,便组建起5人医疗队。“5个人都是护士,其中,慕荣琪是心血管呼吸内二科的护士长。”康盈医院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慕荣琪今年26岁,是5人队伍里年龄最大的,“积极、主动、有责任心。”

2月23日,慕荣琪5人被分派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接管照料发热十病区的确诊患者。即使来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实际情况仍然比想象的困难许多。

12日,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致电该病例郭某所在单位郑州市交通运输委员会执法支队,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郭某为该单位一位临时人员,用自己调休的假出去了,也没有说自己去哪。

她用浴巾包住短发假装在消毒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

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表示,泛暴派把持区议会后,常常发生滥用区议会平台及资源去搞政治抹黑动作,这次对新冠肺炎的污名化也是其中一种手法,根本没有理会区议会本身的职能、市民福祉等。

慕荣琪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时的工作画面

郑州确诊病例8天飞了4国 其单位:临时工 调休去的3月11日,郑州市确诊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病例,该病例是郑州市首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而在此之前的19天里,郑州已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该病例的出现因此引发了较大关注。

“她人很好,有爱心、有事业心。”慕荣琪未婚夫说,疫情期间他也在明水县的疫情一线进行入户排查与守小区大门,他明白特殊时期年轻人的责任与义务,所以对于慕荣琪去武汉的选择他是支持的。

她给父母写了一封道歉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