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展示胡塞武装袭击利雅得的弹道导弹残骸
来源:沙特展示胡塞武装袭击利雅得的弹道导弹残骸发稿时间:2020-03-30 19:04:20


【环球网综合报道】“重症监护病房(ICU)人满为患、急诊室走廊摆满病床、太平间‘尸满为患’”,3月30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这样描述纽约布鲁克代尔大学医院的现状。

由于无症状感染者没有临床症状,几乎不会因主动就诊而被发现,目前主要通过密切接触者筛查、聚集性疫情调查和传染源追踪调查等途径发现。这也成为流行病调查的难点。

在日本,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就业已经受到疫情影响。据朝日电视台报道,一名即将毕业的日本女大学生,本来预定在一家银行卡结算代理公司就职,公司已经给她发出了录取通知,可是近日又突然通知她,她的录取被取消了。一夜之间失去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她对此深感震惊和茫然。而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表示,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扩大导致企业解雇和取消已录取人员的情况正在增加。

于学杰认为,对于流行病调查人员来说,准确找到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并将他们隔离,这些难度和工作量都是非常大的。更难的是如何溯源,如何让他们准确回忆起过去14天内(一个潜伏期)接触过哪些人,甚至是他们外出时接触过的大量陌生人。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近日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他不认为现阶段中国存在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如果有的话,这些无症状感染者一定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使得中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更高,但实际上,近段时间确诊人数却在下降,一些省份已经零增长。

“我觉得最可怕的,并不是无症状感染者传染给多少人,而是这种病毒从此潜伏下来,总有不敏感的人成为携带者,防控就很麻烦,需要不断地对这些人群进行检测。”于学杰说。

“流行病调查没有统一、绝对的标准,这就要求我们流调人员要开展更详细的调查,比如对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触者的旅居史、接触史,是否去过危险地区,接触过一些高危人群;如果流行病调查做的比较粗,可能就简单问下姓名、住址、年龄,参考意义就比较小了。”王培玉认为,目前需要搞清楚的两个科学问题是,无症状感染者的百分比例是多少,无症状能持续多长时间。【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给全球经济的增长踩了刹车。世界银行周二警告说,疫情可能让亚太地区数百万人陷入贫困;著名时装品牌Esprit在德国的多家子公司已经破产,在美国广受欢迎的美国橄榄球协会周二也宣布申请破产;梅西百货12.5万名员工中的大部分本周将面临失业,而同样被迫“下岗”的还有2000头为泰国旅游业服务的大象。在本土疫情得到初步控制的中国,3月31日迎来了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强劲回升的好消息,即便如此,民众外出消费的热情仍远远赶不上企业复工的速度。伴随着各国政府“直升机撒钱”计划的继续,对通货膨胀的担忧也随之增长。而正如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所说:“重新启动全球增长引擎的最佳办法,是压平各个国家和全世界的新冠病毒感染增长曲线。”

而CNN说,这对于纽约的许多医院来说就是现实情况,纽约已经成为美国疫情暴发的中心。

医务人员用塑料布分隔病区(图源:CNN)

“我们需要防护服,我们需要手套,我们需要口罩,我们需要更多呼吸机,”莫莱特说,“我们需要更多的医疗空间。我们也需要心理支持。当你知道你将面对什么时,来到这里并不容易。”